我在兩週前的文章(說:「攝影」)中提到:「在人手一台數位相機或智能手機的時代,其實影像也顯得逐漸氾濫(人們將在2017年間將產出約1兆2千億張數位照片)。」我們每一天都會瀏覽與接收過量的影像內容,已致現在要記住一張影像幾乎是不可能的事(註1),更別說要分辨「好看」與「好」的照片之間的差異性。

Gerry Badger在《攝影的精神》一書中寫道:「因影像(照片)太常見,導致觀者時經常無法理解這媒介有多複雜。許多時候人們在觀看時多半漫不經心,稱不上『閱讀』。」以攝影展為例,大多民眾在觀賞作品時都以走馬看花的方式閱覽,即使手拿相機紀錄展覽作品,也不見得事後會整理或細看剛閱覽的照片。更多的是,民眾會在網路上打卡,表示到此一遊,若細問他們對於展中作品的感想為何,也不太能回憶具體細節。

我認為,這現象與超量影像的產出有著很密切的關係。因過多的視覺素材隨手可見,人們已不大願意過於專注在單張照片上,或主動想要了解更多。一張「好看」的照片確實較容易引起他人的注意,但這並不能主動激發大腦記憶或產生理解,因為敘述才是記憶形成的重要因素(註2)。然而人們正好缺乏「觀看」與「閱讀」的專注力。

 

 

今天打開電腦,點開Google或其他攝影論壇,我們會發現部分的攝影作品長相越來越相近,一樣的攝影景點,一樣的廣角鏡頭,一樣的後製過程,一樣的成像,後來大家對於「照片」美感的認知也僅此而已。在三週前,Google公佈了研發AI製作專業風景相片的技術(註3),許多網站的標題不謀而同的寫道:「專業攝影師要失業了?」,「不需要攝影師亦可以製造處專業級風景照片」,「連美感都能學了,Google訓練AI成為專業攝影師」。那專業攝影師與漂亮的風景照是否劃上等號?而拍攝屋外的平凡景物,是否就被歸類成攝影新手的作品? 人們甚少去了解創作者的動機與背後的脈絡,更多時候他們都以「好不好看」作為的標準,來評定一張照片是否為「好」的作品。若作品長相不討喜或過於平凡,自然而然就會被說是「不夠好」的作品。

除了前面提到的觀看行為以外,拍攝者與觀看者應多閱讀關於美術史、攝影史、社會學等相關書籍,從而了解攝影的演化與社會之間的關係。嘗試透過充實自己的內在知識,再去探討現代的影像,不要讓自己被氾濫且巨量的圖像所淹沒。

參考資料:
註1、註2: 超量影像爆炸了你的大腦
註3: Google is using AI to create stunning landscape photos using Street View imagery

 

核稿編輯|JUSTMCU 編輯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