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落幕的第28屆金曲獎,草東沒有派對打敗了眾家好手獲得了最佳新人,並且擊敗了拿過四次最佳樂團獎的五月天,奪下今年的金曲獎最佳樂團,同時也以《大風吹》獲得了最佳年度歌曲獎。很多人都在問:「他們憑什麼?」在獲獎當下,YouTube直播頁面上網友的一片罵聲,「他們憑什麼?」、「這個獎是五月天的吧!」,「他們是誰啊?」

如果你還在問他們是誰,不是你不知道音樂的潮流,不然就是代表你已不再年輕了。

第28屆金曲獎最佳樂團(圖片來源:東森星光雲

 

2015年開始,當時在演出的草東,不管是在哪個場地都場場爆滿,或許在主流音樂圈還沒有打開名聲的他們,在地下音樂界已經有一定程度的名聲了。2015籌備發行首張專輯《醜奴兒》並進行發片巡迴,這張專輯並沒有走向一般通路商販售,都在演出時現場販售或是由livehouse及咖啡廳來做販賣,實體發行量有多少不得而知,但據說銷售數字不比主流歌手差,而這張專輯最後一次補貨是在2016年4月,在中國的淘寶網上甚至被炒作到一張專輯要價500人民幣,不難想像這張專輯的搶手程度。

草東沒有派對/滔滔丙申年冬巡迴 台北最終場 2017/01/20

而2016年底開始了《滔滔》丙申年冬巡迴,每場爆滿,門票在售票網站上都被秒殺,因此網友也有「草東沒有票卷」的戲稱。為此,他們巡迴結束後又在台北加開一場,但仍然一票難求。而每一場都塞滿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們,隨著音樂高聲喊著歌詞中對社會的不滿,對二十幾歲的自己吶喊,在主流媒體還沒捕捉到草東的時候,年輕人們早已敏銳地嗅到了這支樂隊身上與他們同仇敵愾的氣味。演唱會的尾聲,大家也不再高喊「安可」,而是很有默契地高喊那首在演場會永遠都不會演出的曲目《情歌》裡的歌詞:「殺了他,順便殺了我,拜託你了。」

滔滔丙申年冬巡迴紐約場(圖片來源:草東沒有派對臉書)

而他們的歌詞裡寫著的都是現在這個「魯蛇世代」對於情感的宣洩出口,就像「爛泥」裡所寫的:「我想要說的前人們都說過了,我想要做的有錢人都做過了,我想要的公平都是不公們虛構的」對於這個世代而言,我們沒有辦法享受到過去那般經濟起飛的榮景,被困在這個只能領著22K的社會當中,蜷曲在自己的小套房內的鬱悶心情,在草東沒有派對出來之前,似乎沒有人這麼直白地說出這些對於社會的無力感。也許是對於華語流行音樂界總是寫著小情小愛,寫著夢想的歌曲感到厭倦了,對於這個世代的人們,更需要的是這種能夠抒發情緒的出口。第28屆金曲獎評審主席黃韻玲表示:「他們是悶世代的爆發。音樂給人太大的衝擊,打破大家對於聽覺的想法。」

如果你還沒有聽過草東沒有派對的話,打開你的YouTube,給自己五分鐘的時間,沈浸在他們的音樂中吧。

 

 

核稿編輯|JUSTMCU 編輯部